菏泽非遗项目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东明梅花拳

梅花拳是我国较为古老的拳种之一。《梅拳秘谱》上说:“梅拳之始因年代久远而不可知,传云汉时已有,至今已有百余世矣。” 梅花拳也叫梅花桩,是干支五势梅花桩的简称。在梅花拳弟子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混沌初开天地分,梅花武当共相存。开天辟地治世界,留下山川和树林。这几句歌谣充分说明了梅花拳的历史之久远。

又据《梅花拳根源经》和《梅花拳传承谱》记载:梅花拳第一代为收元老祖(虚拟),第二代张三省,传说在巫山羽化升天。前两代均以开法传道为主,且单一相传。自第三代邹宏义开始,才有文理武功的具体记载。邹宏义,字光大,祖籍北直顺德府(今邢台市)人。据《邹氏家谱》记载:“我邹氏本北直顺德人,元顺帝时,我始祖为元内臣……至洪武年间,始祖改元而为明臣,辅理有功,荷蒙皇上洪恩钦赐世袭一等指挥职,镇守江南徐州府,代代相传,遂寄籍徐州……”。邹宏义自幼天资聪颖,曾读书数载,文事故重,武备亦不可不习,加上明朝末年世道混乱,家国流离,遂弃文习武,专心武学,开始曾习练家传武学,后得仙人张三省点拨度化,刻苦演练,寒暑不辍。邹宏义极具悟性,融周易八卦于拳理,化阴阳五行于拳法,历经数载精心锤炼,创立了一整套别具一格的独特拳派,取梅花在冬未尽,春未到之时开放,含先知先觉之意,合先备先用之理,达先发制胜之效,且拳分五势,正合梅花五瓣之形,故取名梅花拳。

梅花拳自邹宏义始,才正式传播民间。清康熙年间,邹宏义的文武功法已练至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名声大振,他为了将梅花拳推向社会,便离开徐州云游到开州(今河南濮阳),先后收蔡光瑞、王西征、孟有德为徒,尽授文功武法。三人艺业学成,便分路传拳授艺。蔡光瑞在开州收韩化礼、孙盘龙后,便北上开道传拳,途经内黄县时,收八里庄杨炳为徒,即后来康熙壬辰年(1712)的武探花。之后继续北上,来到顺德平邑(平乡县)马庄桥(后马庄)收张复为徒。遂在马庄传授武艺,后收徒孙李进德、徐进德、郑玉德。清康熙乙酉年(1705)蔡光瑞命李、徐、郑三人去河南迎请师祖邹宏义,这就是被武林界传为佳话的“三德”请师。邹宏义被请到马庄后,便定居下来,在此设场收徒,传拳授艺。“一时从学门徒不下百人”。自此,梅花拳才正式在民间公开广为传播。清乾隆九年(1744)邹宏义之子邹文聚思父心切,遂率全家北上寻父,几经辗转全家来到马庄时,其父已故去数年,遂在其父墓前祭拜之后,定居在后马庄,秉承父业,专心拳艺,以马庄为中心,把梅花拳推向冀、鲁、豫三省。

邹宏义创立梅花拳之后曾在山东曹州、河南开州等地传拳,几年之间,传下数万弟子,后来才北上传道。多年以后,身在徐州的邹宏义的儿子邹文聚遵照母亲的指令往北方传道,以便寻访父亲的踪迹。邹文聚和孟有德一起,第一站到洪州(今菏泽),第二站到开州城东老人集,第三站到开州鱼家洼,第四站到内黄六村,第五站到清丰雷家。在黄河两岸传道多年之后,二人分手而行,孟有德往东南开道,邹文聚往河北寻父。使梅花拳推向冀鲁豫三省,黄河两岸,逐渐呈现出梅花遍地开放之势。

清咸丰十年,因天灾人祸等原因,曹州府一带梅花拳文武大法几近失传,梅花拳弟子也已不多。为了使梅花拳再度兴起,便到河北请师,重新开道。于是派人到河北省鸡泽县柏枝寺请来梅花拳第八代宗师焦士虎及其徒弟白金斗。二人在曹州一带收徒传艺十二年,梅花拳又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梅花拳在东明县的传播与发展途径也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据老拳师们讲主要有三种途径传入东明并发展壮大:一是邹宏义寻根北上,途经东明县五霸岗,便设坛开场收了李继统(字绍先)为徒,传授与文武妙法,并且留下了“李师爷渡黄河上贼船”的故事,还一直被五霸岗的拳师们称颂。后邹宏义之子邹文聚携母回河北老家,行至五霸岗,会同李继统开坛授徒,从此梅花拳便在东明播下了种子;二是梅花拳第九代传人袁金刀,祖籍河北,师承第八代宗师张从富,因灾荒携家带口,逃荒来到菏泽市二郎庙乡高庙定居,并在此牡丹区、东明一带开场传艺,先传给了儿子袁青,后广收门徒。袁青天资聪明,在武艺上出类拔萃,很有造诣,四邻八乡学拳者慕名而来,其中穆李村的李恕就是袁青的得意弟子,使梅花拳辐射到了周边村庄及县乡。袁青又传子袁继业,袁继业又传给了儿子袁德明,并又让袁德明师爷拜李恕为师,使梅花拳之间更加亲密。袁德明学有长进,功成名就,便收徒吕陵算王庄的王万里、王万秋、王万年等人及东明县陆圈镇魏寨村的魏五元、孙楼村的孙石田,都是于1910年前梅花拳的入门弟子。使梅花拳在东明有了较大发展;三是梅花拳宗师白金斗(八世)与师父焦士虎(又名焦延章),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就在菏泽高庄集设坛授艺收高庄集刘世科为徒,对梅花拳的传播有很大的影响。加之穆李村、高庙、算王庄与五霸岗、魏占、孙楼等各村青年纷纷投师学艺,到了1930年前后在菏泽西部是遍地开花,在东明迅速发展,东明的杨寨村、八里寺、温寨、任营、东水波、朱口、段庄、龙王庙、南吴庄、陈里屯等村争相设坛开场,以后又有所发展武胜桥乡的刘村、沙沃乡的刘王集、胡庄的刘小庄村等。成为当地流传最广、习练人数最多的著名地方拳种。发展至第十六世,梅花拳弟子已遍布东明的各乡镇及开发区,这块古老的土地无处不浸透着梅花拳的踪迹。

东明梅花拳人才辈出,如人称“黄河两岸一杆枪”的司挺彪,“快手”李绍先;以武入仕、保定守备王仪臣,山东国考甲等奖得主杨西增,盐民领袖支二刚,孤胆英雄东明县原抗日政府县长梁子庠,坚决不让日寇入村的王高寨保卫战中的王宪文等,都是东明梅花拳的佼佼者。建国后,梅花拳在东明得到了进一步发展,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武术人才,如亚洲武术锦标赛女子全能冠军、六届全国运动会棍术冠军“世纪武星”张玉萍,全国武术锦标赛拳术第三名、山东省运动会武术冠军鲁国庆等都是梅花拳弟子。

东明县梅花拳第十六代传人杨国军、杨运良、杨文印等不辞辛苦,广传梅花拳,培养了大批梅花拳弟子,为梅花拳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梅花拳是中国传统的武术流派之一,数百年来,它经过历代梅花拳武师的不断锤炼,以文养武,以武济文,吸收儒、佛、道之精华,是中华武术中文武双修的拳派。

梅花拳内容丰富多彩,梅花拳多以口传身授形式授徒,基本内容包括文理和武功两大类:

一、梅花拳文理

梅花拳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包括文理和武功两个相辅相成的方面。首先是文理,梅花拳的文理包括多个层面的内容。

首先是梅花拳的武德,根据文理的指导思想,梅花拳的武德高度概括为:“敬天地、忠国君、尊师长、孝双亲、重道德、讲礼仪、守国法、遵刚纪,既防身、又延年、和乡里、保家园、不图名、不贪利、扶倾危、杜私欲、敬长辈、爱徒弟、除邪恶、伸正义”。梅花拳先辈还撰写了“报五恩词”劝谕大众,要求弟子时时牢记心间,处处严格遵守。除此之外梅花拳还规定了“五戒”、“五要”,用以约束拳徒的思想行为。清康熙年间,梅花拳第五代传人杨炳(武探花)在其《习武序》一书中载有《五戒》、《五要》、《习武规矩十二条》,被后世弟子奉为戒规,使梅花拳的武德化作了具体规范。

其次是梅花拳文场,这是它与其他拳派的根本不同之处,也是梅花拳能够保持长盛不衰的根本奥秘。

据梅花拳《根源经》载:“修文德养真性齐家正己,留武备防身宝护体精兵”。梅花拳开创以来就有“文场”和“武场”两大组织结构。在二者的关系上是“文场”指导“武场”。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文场”和“武场”并非绝然分开,更不是两套人马,而是两项密切关联的教育内容。所谓 “文场”,是指:“以德育人、敛束身心、戒除恶念、修真养性、性命双修、以正为本”。它有一整套规戒,用以敛束弟子身心。 “武场”则是传教拳理,演练技击,所以有“虽有武功彰其外,实有文德居其内”的说法。因为梅花拳的规矩严密,不许妄传匪人或不懂内理的人。便有人认为:“文场”就是烧香、磕头、封建迷信,甚至有人把它看成封建迷信会道门, 使一些人闻而生畏,不敢接触,唯恐受其牵连。

梅花拳是一种具有高度文化素养和优良传统的拳派,武功的修炼必须有中国传统文化作指导。因此,文场人员侧重研究文理,文理是传统文化的精华,梅花拳文场的指导理论是集佛、道、儒三家之精义和周易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理论,并且讲究理论的神奇变化和具体妙用,讲究修心养性,练精、练气、练神,这些内容统称之为文功。佛教和道教思想使梅花拳披上了一层出世的迷彩,把梅花拳与世俗生活进行适度的区别,以便于强调梅花拳弟子的精神追求,而在现实世界的思维和行动方面,则始终把儒家思想作为根本标准,要求弟子遵“三纲”、循“五常”、沿“五伦”、袭“八德”。强调尊师重道,不许犯上作乱,不许欺师灭祖。特别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法制度,紧紧地将梅花拳弟子的思想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紧密团结亲如一家的整体。梅花拳信奉道教的清净无为和佛教的明心见性,从“一切皆空”的思想出发,要求弟子不贪爱钱财,供奉“天地君亲师”牌位,时刻警醒弟子,一切言行举止都要按照“天地君亲师”的规范约束自己的行为。

文场敬祖师,掌管着世代流传的经书、辈谱,文场老师在拳派内都是德高望重、文武兼备的老前辈,平时能医、会算,为人排忧解难,教化弟子、维护拳派的团结和优良传统,用文理的精神指导整个拳派的活动。文场老师还能够测往知来,趋吉避凶,文场的香理妙法,即以纯正之心、虔心敬佛、与天道沟通、故可测往而知来,预知祸福、远离凶恶、从而达到趋吉避凶之境。“未学艺,先知理”,要求梅花拳弟子要身心并练、文武兼备,方可知“进退之中有妙招,趋避之内有利害”。

梅花拳自邹宏义开创以来至其曾孙四辈而绝后嗣,其子邹文聚临终时说:“有邹家在,邹家为教头,无邹家在,就没有教头”。梅花拳自邹家绝嗣后,梅花拳就成为群龙无首的状态,主要靠的是文场的道德伦理,法规戒律来教导弟子,以其信仰和道德教导弟子爱国惜民除恶扬善,以高尚的道德行为和防身健体、益寿延年的功法造福于人类。使社会成为一个平安善良的和谐大家庭。

二、梅花拳武场

梅花拳的武场,包括武功和拳理两个方面。梅花拳武功主要是指传授拳法,切磋技艺,习练武功,内容丰富多彩。概括起来主要包括架子、成拳、拧拳和器械四部分。

1、架子

架子是练功的基本方法,俗称拉架子或摆架子。分为两套架子,即梅花大架和花架。大架分为五路,亦称“五锤头”,大架练习拳、脚、步,为基础套路。梅花花架分为二路,主要练习掌、身法,目的练习手、眼、身、法、步的灵活,快速敏捷。二套架子合为七路,在黄河以南亦称“七星梅花架”。

架子由桩步和行步两部分组成,桩步为静,行步为动,动静分明,交错出现。桩步有五势,也叫五头势,即大势、顺势、拗势、小势和败势。其左右对称,犹如梅花五朵,灿烂开放。练习时,静止站桩可循环往复,符合传统的五行相生相克学说。行步有三法:即摆法、扎法和撤法。运动变化灵活迅速,忽进忽退,忽上忽下,行东就西,灵活多变,使敌如坠五里雾中而不辨其方向。因此,是练习手眼身法步的最佳方法。宛如梅树枝干,盘旋穿插,趋避交错。桩步和行步相结合,犹如梅花枝干相连,是邹宏义按照五行易理创造出来的,因其开始是在桩上练习,所以称为干枝五势梅花桩。

梅花桩是站在桩上练功与技击的演练方法,它的功能是提高身体躯干、四肢、关节的灵活性,起到身心合一的作用。桩的直径为3至5寸,下半截埋在地下,上半截离地3尺3寸,桩与桩之间距离前后为3尺,左右为2尺5寸,桩上练习可根据功力的增长增加桩的高度。布桩讲究上应天象,下合地理,中合节气。桩法有“三星桩”、“五形桩”、“七星北斗桩”、“八卦桩”、“九宫桩”、“天罡桩”、“繁星桩”等。梅花拳站的“繁星桩”故有“空中梅花”之称。梅花桩除单练外,也可两人以上站在桩上练,或围成一圈集体练习,或开或合,变化无穷。

梅花桩势有“丹凤朝阳”、“二郎担山”、“大鹏展翅”、“猕猴攀枝”、“霸王卸甲”等多种桩势,练习时可互变互换,一式变二式,二式变三式,三式变四式,四式变五式,循环无端,变化无常。后来渐渐由桩上改为地下练习,称“落地梅花桩”,但仍保持了原有的套路风格和招法。

练习梅花桩,要注重五势桩步的静力练习,这有得利于练出通身一体的摔打功夫。桩式还有开裆顺胯的特点,以加大髋关节的活动幅度,提高灵活性。

2、成拳

成拳是在基本功架子基础上两人或多人对练的方法,主要套路有:抓、拿、摔、打。初练时有一定之手,也要走四六八方的行步。是比架子更高级的练习方法。对练双方要相互喂拳,做到你进我退,彼此配合,互相协调,不散不乱,不即不离。大部分交手中所使用的步法称为“八方群步”,也叫“八方散手”。以“中八方”和“小八方”为主,具体拳法则有“曦阳掌”、“三皇炮锤”、“三十六手”、“七十二手”、“一百单八手”等多种名色。

3、拧拳

拧拳是训练出手引手、见手使手的拳法。它要求察敌之来势,审敌人之短长,他动我动,借用他劲,见劲使劲,占其行气。训练出其不意的制敌能力。使用的步法是无拘无束、乱而不乱的大八方步为主的步法。目的是窥敌弱点,攻敌不备,克敌制胜。

4、器械

梅花拳的器械主要有古代年代器演化而来,并依附于演练健身的需要以及显示自身的技击特点而创新改进,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武术器械与套路技法。梅花拳所用器械很多,主要有春秋刀、单刀、双刀、花刀、剑、提戟、三尖拐、双控棍、文棍、齐肩棍、七节鞭、三节棍、虎头钩、手梢、枪、流星、两眼杖、钩镰枪等,枪法、刀法都分为一百单八式,有凤凰双展翅、金鸡乱点头等招式。梅花拳的众多兵器以棋盘大枪为帅,以春秋大刀为先锋。除了常见的兵器外,还有自己独特的稀有兵器。如镗耙、燕翅镗、拦马橛等,可谓长短杂陈,奇正并有。据《根源经》记载,邹宏义从徐州回老家时,推着一辆小车,小车就是由数十种兵器组合而成的。器械套路也是四门八方,内容十分丰富。梅花拳器械的练法与拳术一样,也多为左右对称,朴实大方,招无空去,意无空回,挑刺腾挪,潇洒自如。

梅花拳的拳理

拳理是比外在武功形式更为深层的内容,在传统武术中,对于自身拳种、拳理的记载,就是拳谱。拳谱对于一个拳种是非常重要的。对梅花拳拳谱的了解,不但可以使我们把握梅花拳的基本脉络,同时还可以认识梅花拳的组织形式。梅花拳的拳谱现存的有:一是清乾隆七年杨炳所写的《习武序》;二是晚清时期的武术课本《少林秘授拳经棍法》;三是民国年间由梅花拳传人韩其昌先生传下的《梅花拳秘谱》;四是当代署名吴春沾所抄录的《梅花拳拳谱》。

《习武序》是清康熙五十一年的武探花杨炳71岁时所写,杨炳师承蔡光瑞,为梅花拳第五代传人。《习武序》深受明代兵家理论和宋明理学的影响,是杨炳力图借助易学理论对变化不定的拳式进行整合重新写作的。是比较系统阐述梅花拳拳理的一部重要著作。

《少林秘授拳经棍法》刻于晚清,书的封面上书“梅花拳武功大全”的字样。反映了梅花拳开放宽容的境界和胸怀。内容包括:一是戚继光《绩效拳书》中的有关内容;二是《少林棍法拳歌》中的部分内容;三是梅花拳的训练内容。内有几幅梅花拳中“群打”拳式图,反映了一人打多人的拳理,与梅花拳强调群打形式相吻合。

《梅花拳秘谱》该谱原为韩其昌先生所藏抄本,该谱阐述了梅花拳文场具有的深层指导作用,以及武功在社会领域的价值和功用,强调习武必须和练功相结合。这是中国传统武术几乎所有门派的共识,也是中国武术的一个训练特征。

梅花拳《根源经》

《根源经》是梅花拳的内部经典,它不是出自一人之手,是在梅花拳发展过程中不断增加内容,不断丰富材料的结果。也非形成于一时,根据梅花拳的发展不断续写,也不是产生于一地,在不同地域的梅花拳组织中,都有适合自己的“根源经”。梅花拳的《根源经》,最为重要有三种,即被称作“梅花三宝”的《皇极宝卷》、《通天宝卷》和《万法归宗》。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梅花拳《根源经》,这些“宝卷”其实是元明清时期很多秘密宗教的思想根源和经典依据。梅花拳《根源经》乃是根据这些“宝卷”改写而成,吸收了宝卷的思想内容,融进了本拳派的思想信仰,增加了本拳派传承历史和重要人物事迹,三项内容融为一体,形成了特有的梅花拳《根源经》,成为梅花拳的思想渊源,始祖根源,传承历史和重要人物的根本经典。梅花拳《根源经》虽然版本不同,一般均为手抄本,内容却大同小异,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追述梅花拳的思想渊源;第二,记载梅花拳的传承历史事迹;第三,记载梅花拳的师祖传承谱系。

梅花拳宗旨性拳法:分为七种拳法,包括:蹦、挑、点、带、平抅、大摆、直拳。

梅花拳腿法

梅花拳腿法分为十二中腿法,即正踢、侧踢、前蹬、展弹、大劈、外摆、踹腿、鞭腿、扫荡腿、二起脚、旋风腿、寸腿、连环腿十二种腿功,

梅花拳的步法

梅花拳的步法有八方步和行步两种。一是八方步,也称群步。八方步又分大中小三种。小八方步是基础步法,运动中便于闪转,伺机进击。中八方步和大八方步用以对付多个对手,快而不乱,进退自如,可取主动位置,占据有利地形,进退随情,起落随形,变化有法,动静有术。二是行步,共有三法,即摆法、扎法、撤法。摆法是在拳中的横向运动,扎法是纵向运动,撤法是斜线运动。行步三法组成架子的四门八方(即八卦),即架子的套路。

梅花拳的技击方法

梅花拳的技击方法分为上、中、下三盘。上盘,指头到胸部的攻防技法。包括:刁、拿、锁、带、勾、劈、搂、抱、打、崩、挑、砸。

中盘,是指胸部到胯部的攻防技法。包括:沾、粘、连、随、吸、卸、柔、化、推、托、领、带、辗、转、扭、蹭、挨、膀、靠、挤、偎、身、靠、打。

下盘,是指胯部到腿脚的攻防技法。包括:踢、点、截、撞、勾、挂、踩、蹁、跌、扑、滚、翻、前后扫趟、左右撑拨。

梅花拳打的是“一身之法”,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能发挥技击作用,这与中国文化的整体观和系统思维有着内在的联系。

梅花拳功法

梅花拳的各种功法练习,可分为硬功和内功两大类。

所谓硬功,就是采用被动抗打和主动击打,以及用抓、擦、点等方式进行的活动。主要有踢打功、拍抓功等,此外尚有铁砂掌、打沙袋等。

除了硬功之外,梅花拳还有独特的内功。

梅花拳内功有五大功法:1、太阳功(属火);2、太阴功(平衡功属金);3、动功(属木);4形功(属水);5、静功(属土)。

1)太阳功是梅花拳弟子的必修之课,它属外功,阳刚劲。为硬功外壮,本功分上、中、下三盘,分三层功夫,九层练法。练功时间定位。早晨(寅时)、中午(午时)、下午(酉时)、夜间(子时),练功时面朝太阳,有口诀,必须在老师的指导下练习。

2)太阴功,有天字桩,地字桩组成,也称混元桩。主要引行气脉升降,练阳中之阴,阴中之阳,天为益气升阳,地是以阴潜阳,两桩合练称混元,此天地木桩法,启天门,闭地户,二气交泰于身,健壮于内外。

3)动功,十三太保功,即十三个动作,是太阳功和太阴功的保健功。功能:通经络,活血脉,调理阴阳,强身健体,益寿延年。

4)行功:分有形和无形,一种高级功法。具备以上三种功底,才能修炼奇功,里面内含无字真经,在练功过程中才能体现到。

5)静功,分坐、站,两种功法,静坐和站木桩是梅花拳高境界的修炼法。

梅花拳的功法强调内外兼练,要求外练形,内练气,形气合一,达到浑元一气的程度,九算是武功养成。梅花拳的练形,也称为练表,也就是指人体表面的,有形的、形态的修炼。即俗称的“筋、骨、皮”,并把练表称为“外丹”。“外丹”练成,须继续不间断的演练,一直练到“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能气随意发,力随气使,刚柔并济,一气贯穿而到达“气化”的程度,这才算“内丹”养成,也就是俗话讲的“内练一口气”。梅花拳理认为“内丹”必须借助“外丹”养成,练“外丹”称作武练,练“内丹”称为文练。“内丹”与“外丹”练成之后,与敌人交手搏斗时,就能触人肌肤,深入骨髓,能截断营卫,使敌人丧失战斗力。

由于梅花拳武功是“无字真经”,它练神练气、开发智慧,具有教育人的作用。梅花拳的文理是具有哲学层次的拳理,由于它深刻而基本,能适用于万事万物。它不但是习练梅花拳的指导思想,也是梅花拳派的最高理论和内在精髓。

梅花拳这种“文武齐全”的活动形式和流传特点,是其它任何拳派都没有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梅花拳的文教与武教合一,武功与武德成为一体。拳法即是智慧,练武就是学习。梅花拳中的拳打脚踢,才有了灵魂和生命。梅花拳在世代流传中才始终保持了它原有的风貌和基本的精神,“天下梅花拳是一家”的团结局面就是这种优良传统的体现。

梅花拳作为中华武术的精华,一直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联。戊戌变法失败后,帝国主义列强纷纷在中国划分他们的势力范围。在政治、经济上疯狂侵略和掠夺。广大劳动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为了反抗封建王朝和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和压迫。梅花拳的先师们曾多次领导人民揭竿而起,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反抗斗争。如在十九世纪末爆发的义和团运动,就是由梅花拳传人赵三多领导组织发起的。充分彰显梅花拳的爱国精神和历史功绩。推动了中国近代历史的发展。因而梅花拳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拳术,它也代表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

历史证明,梅花拳是不能文武分离的。文理如果失去了武功做基础,就成了玄虚的哲学或说教,人们已不可能理解它,更不可能在万事万物中发挥作用。同样,梅花拳武功如果失去了文理的指导,就变成了单纯的拳打脚踢的运动。很快也就会被世俗的观念所污染,而失去了它原有的光彩和宝贵的价值。因此,在梅花拳的流传和发展中,不论是纯文或是纯武都是不齐全的,这样的流传和发展也不会是长久的。在传播发展梅花桩事业的原则,就是要全面继承和发扬梅花桩的精神。

总之,梅花拳不论从强身健体防身护家、爱国爱民,还是从它的信仰宗旨、以德育人等方面看,都是一个优秀的武术门派,是一个奉公守法,有益于民的拳派。也是我国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梅花拳遵循佛、道、儒三家学说及周易太极阴阳学理论。蕴涵有丰富的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其形成和发展经历的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从特定的地域中产生出来,类聚于一定时空条件下的民族就创造出一定民族文化,并寓含着民族文化特征上的不同精神形态。

梅花拳的特有器械和套路具有鲜明的民族民间体育与竞技特点,动作、套路朴实大方,既有表演观赏价值,又有技击实战价值。梅花拳还集气功、养生等功效于一身,注重人身自身之本能与自然力修为;讲究性命双修,无固定形式,随势而变,遇机而进,刚柔相济,连绵不断。

梅花拳讲究养与练结合,练与用统一。在整个演练过程中,始终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身体放松,做到上体轻灵柔软,下体沉稳,外示安逸内藏精神,这便于人体舒筋活血,打通四肢和内脏等全身各个经络,对人体各种慢性病起到良好的保健、预防作用;故此,能够起到健身、防身、修身等良好功效。亦能达到疏通经络,调节脏腑机能,延缓衰老的健身目的。

梅花拳是一种具有高度文化内涵和优良传统的拳派,强调以文养武,以武济文、文武兼备、内外兼修。具有丰富的文化价值。梅花拳非常注重武德的培养,讲究以理服人,决不以武艺高而逞强。在技艺上,主张不是积极地引向外在的显示,而是导向内心的自修和自审。讲究心身合一,内外兼修。在我国经济迅速发展的,力求改变和提高整个民族素质已相当重要,推广习武,宣传武德,会对人们树立良好的道德起促进作用。


标签:梅花拳  宏义  文场  武功  东明  

Copyright © 2023 菏泽生活网 邮箱:hheze@qq.com

  鲁公安备;37172402000415  鲁ICP备2023017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