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非遗项目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蓝印花布

蓝印花布民间手工技艺是我国一项传统的印染技术,中国人利用蓝草的色素染色,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毛诗• 小雅 • 采绿》有“终朝采绿,不盈一掬;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之句;郑玄笺注:“蓝染草也”;《礼记 • 月令》也有“仲夏之月……令民毋艾蓝以染”之记载。战国后期的大思想家荀子,目睹绿色“蓝草”的色素转化过程及染出由黄变绿、由绿变蓝、再变青的过程,发出“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的感叹,成为形容后人超过前人的千古名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由蓝靛染料发展成为蓝染的工艺技法,所染出的大青、绀青等色也是中国传统服饰的主要颜色。

北魏贾思勰著的《齐民要术•种蓝》专门记述了从蓝草中撮蓝淀的方法:“七月中作坑,令受百许束,作麦秆泥泥之,令深五寸,以苫蔽四壁。刈蓝倒竖于坑中,下水,以木石镇压令没。热时一宿,冷时再宿,漉去荄,内汁于瓮中,率十石瓮,著石灰一斗五升,急手摔之,一食顷止。澄清泻去水,别作小坑,贮蓝淀著坑中。候如强粥,还出瓮中,蓝淀成矣。”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制蓝淀工艺操作记载。

蓝印花布的染料是以蓝草为主要原料,蓝草依其科属的特性与生长环境,主要分为四种,即蓼蓝、山蓝、木蓝、菘蓝。蓼蓝和槐蓝是山东农村的经济作物,在现代印染工业兴起之前,以加工青蓝色布和蓝印花布为主要业务的民间作坊几乎遍布山东全省,所以当时有“天下无二行,除去药店是染坊”之谚语。

古代漏浆防染印花历史悠久。长沙马王堆一号西汉墓随葬的印花敷彩纱,已用小幅镂空花版直接印银灰色藤蔓底纹,作为手绘染色“画缋”的一种辅助手法。新疆民丰尼雅出土的东汉蓝印花布残片,新疆于田屋来克古城北朝遗址出土的蓝地白花毛布残片,花纹都用大、小圆点和瓜子型斑点构成。后者原称“蜡缬”,但花点互不连接,且有拖浆现象的似是用镂空花版和防染浆剂所印染。到了唐代盛行后又统称染缬。其中还包括绞缬和夹缬,夹缬工艺是用特定木板缕刻而成,然后把布匹对折夹在两片刻有同样花纹的木板中间,捆扎后注入需要的颜色或者投入染缸中染色,待去掉夹板后,便显出蓝底白花图纹。因夹缬工艺较为复杂,所刻花版费工费时且容易变形。北宋时期,屡次发布诏令禁止民间用印花丝织物做服装,例如《宋史•舆服志》记载:“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又禁民间服皂斑缬衣”;“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诏后苑造缬帛。盖自元丰初,置为行军之号,又为卫士之衣,以辨奸诈,逐禁止民间打造。令开封府申严其禁,客旅不许兴贩缬板”。“斑缬” 花纹很可能是用斑点构成;“缬版”当然也包括镂空花版在内。染缬的专用和由皇家制作,必然也限制了漏版印染技术的发展。南宋时代有人把此法加以改进,用于印染蓝花布,又名为“药斑布”。据《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记载:“药斑布出嘉定及安亭镇。宋嘉定中(公元1208——1224年)有归姓者创为之。以布抹灰药而染色、候干、去灰药,则青白相间。有人物、花鸟,作被面、帐帘之用。”药班布即是指蓝印花布,药斑布中“药”即防染浆剂,“斑”是防染浆剂印后构成的纹样大小斑点。这些斑点可以防止染上蓝色,保留坯布白色,故称“药斑布”,俗名浇花布。

元代至正庚子年(公元1360年)曲阜人孔齐著《静斋至正直记》松江花布条云:“近时松江能染青花布,宛如一轴院画,或芦雁花草尤妙。此出于海外倭国而吴人巧而效之,以木棉布染,盖印也,青久浣亦不脱,尝为靠茵之类。”青花布当是指白地蓝花布而言,印花工艺比蓝地白花布的制作工艺复杂,表现力也较强,甚至能模仿绘画。所谓“盖印”,是用镂空花版把防染浆剂刮印到坏布上,以覆盖不需要染成蓝色的白地。

明清之际,随着棉纺手工业的发展,棉布在民间已相当普及,药斑布已普遍流行于民间,成为农家主要日用品。明末清初,人们逐渐把这种蓝草印制花布直接称为“蓝印花布”。

清末民初,由德国、英国生产的人工合成靛蓝进入了国内市场,因其价格昂贵,仅在少数大城市使用,大部分染坊还使用自种自收自制的靛蓝。民国时期,随着合成靛蓝大批量的生产,国产化质量的提高,价格下降,人工靛蓝越来越受到城乡染坊的青睐,但在染色工艺流程上仍保持着灰酒发酵法。由于靛蓝色素不溶于普通的水,必须利用还原剂的作用,使它溶解在碱性水中,成为隐色体,即黄色液体,才能被植物纤维所吸收。染料从缸里取出,在空气中氧化,就由黄变绿,由绿转蓝,由蓝变青,又成为不溶性的色质。染色时不需要高温。因此在当时较其他的染料,染色方便,色牢度好。

蓝草大量种植,染坊相继增加,人们对日常生活用品要求不断提高,原来的“药斑布”简单、粗糙的图形已不能满足民众的审美和生活的需求,民间艺人大胆吸收剪纸、刺绣、木雕等传统艺术图案,不断地丰富药斑布的纹样。与此同时,随着油制伞业的发展,用桐油纸来刻花版,省工省时效果好,上油后花版耐水、耐刮性强,使用寿命长,其花纹表现更丰富,使其工艺更趋于成熟。民间蓝印花布的广泛应用,促进“印花担”队伍的迅速发展,“印花担”也叫“花担匠”,他们只印花、括浆,不染色,为农家提供各种形式的花版。这种上门印花便利的服务,深得农家的欢迎。农家把刮好浆的坯布送往附近染坊,或自己制作靛蓝染色。由于蓝印花布需求的不断增长,蓝草种植的普及亦推动制靛业的发展。就地取材的染布原料,自纺自织的便利工艺,使染织业行到迅速发展。

民间蓝印花布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在旧时它适用于民间的日用装饰品,可做服装、头布、被面、布兜、包袱、门帘等。近年来,随着人们对民间印染工艺品审美观念的提高,蓝印花布由单面印花发展成为双面印花,在印制的品种上由单色发展成复色,由印制小布发展成宽幅布,由纯棉发展成印染真丝、棉绸等多品种花布面料。

蓝印花布在山东民间有“印花布”、“豆面子花布”、“石灰花布”、“花点子布”、“猫蹄花布”等名称,人们用它广泛制作褥面、被面、枕头、枕巾、墙帷子、门帘、围裙、兜肚、围嘴、包袱,以及妇女儿童穿的袄、裤等。据《山东通志》记载,清代平原、禹城、菏泽、范县滨州、济宁、汶上都有生产花被面的染坊。所印染的蓝印花布,不仅风行于本省,还远销到河南、陕西和东北。

流行于鲁西南地区的蓝印花布风格比较豪放、质朴,纹样较古老。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东明县龙山集的染坊同时经营印花和染色。染坊一般有十余人组成,由三、四人外出周围村庄收布,据人民的要求,由染坊的印染艺人进行印染,再由收布的人把布送出去。所有染坊人员均由生产队记工分,染坊收入,与生产队三七分成,生产队得七成,剩余部分再按工种不同,分二个档次,比较重要的工艺收入稍多。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现代印染技术的发展,印花染坊逐渐衰落,八十年代后期,染坊已无法维持下去,九十年代初,龙山集染坊被迫解散。

现在,原染坊的一些艺人多已去世,蓝印花布这项古老的民间技艺面临失传的危险境地。

民间蓝印花布手工技艺是我国传统的印染工艺。在近几个世纪里,人们朝夕相处的惟一的花布,就是蓝印花布。它以手纺、手织、手染的民间工艺,蓝印花布以纯真而又朴素、鲜明而又和谐的蓝白之美闻名于世,又以耐磨耐脏及透气吸汗的特性,深为农家所喜欢。民间蓝印花布历代沿袭、传承之风俗,表明蓝印花布在农家生活中所处之明显地位和广泛实用意义。这种扎根在民间的青花布在民俗风情中体现出民族心理特征,成为农民之间传达和沟通内心情感的媒介。

民间蓝印花布全凭人工染制而成,其图案手工镂刻。花版镂空后,经过刷桐油加固,然后再用防染浆加水调成糊状,经过花版括在布上,待灰浆晾干后,投入缸内染色。染成的布呈深蓝色。晒干后,给人厚朴、沉实之感,故民间有人称它“老蓝花布”。染好后刮去浅浮灰浆,为灰浆所封密处露出本色,灰浆块面大的地方,灰层在染色的卷动中自然裂开,蓝靛随着缝隙渗透到坯布上,留下了人工无法描绘的自然冰纹。即使出于同一个艺人之手,印出的纹样也各有差异,显出千变万化。民间艺人高超技艺和独特的蓝印花布艺术风格,受到人们赞美。

蓝印花布的制作工艺

民间蓝印花布的技法基本上保持了几百年来的传统工艺,制作工序十分复杂,其具体制作工艺主要分为:花板制作,防染浆制作,印花工艺和染布工艺。

花版的制作

民间染坊用的油纸花版又名“花模子”,即现代印染学所说的“型纸”。其制作工序是:

1、打袼褙:用5----9层毛头纸、高丽纸或其他纸裱糊成纸板。浆糊都要发酵后使用,以减少挣力。

2、上花样:把4----5层纸板用纸捻订成一叠,在最上一层的纸上描绘或刷印花样。

3、刻花:用刻刀依照纸板上的花样镂刻成透空的漏版。刻刀一般包括圆口、弧口、平口、斜口四类。圆口刀又叫“冲子”,有大小数种,主要用来刻圆孔。弧口刀又叫“曲刀”,分几种不同的弧度,用于刻月牙和花瓣。平口刀又叫“平头刀”,刃宽零点三至一点五厘米,用于刻直线和尖角。以上三类都是齐头的凿刀。斜口刀又名“立刀子”,往往只有一两种,立刃走刀,较长的线条可一气呵成。刻花时,纸版下垫蜡盘。蜡盘大多用蜂蜡熔合灰末填入木盘内制成。

4、砑版:用卵石把刻好的花版打磨平整,并打蜡。

5、上油:先刷生桐油,火烘干,再刷熟桐油,晾干后即可使用。

好的花版要具备纸细、油刷得透、不怕水泡、不粘版、花纹刀口干净利落、刮印浆剂不糊版等优点。每幅刻好的纸版如剪纸艺术,具有淳朴、粗犷、明快的风格,其艺术形象往往是高度概括和夸张,有着浓郁的地方特色。

防染浆剂的制作

在民间蓝花布防染浆料曾用过玉米粉、小麦粉、糯米粉等,经过几代人的摸索和实践,最终选用了粘性适中的黄豆粉,但单纯的黄豆粉夏季容易变质,且成本高,加石灰粉后不仅上浆好刮,染好后也容易刮掉灰浆,故民间都沿用豆粉加石灰作防染浆,有时根据花型要求也采用糯米粉和石灰作为防染浆。调浆时厚薄(粘稠)要适中,黄豆粉越细、浆调得越透,粘性就越好。

配方有三种:

1、石灰七、黄豆粉三,加水调成糊状。

2、石灰八两、黄豆粉四两,加一个鸡蛋清,用水调成糊状。

3、用石灰拌入水豆腐,发酵,搅匀,使成糊状,石灰和黄豆的比例约为二比一。

石灰和豆粉都是越细越好,否则防染性就会减弱,染出的白花就不会很清亮。

印花工艺

1、挑选坯布:农家一般都挑选棉质好的上等布料,当地用老式木织机造的棉布,通称“土布”,大多是狭面的,幅宽约一点三市尺染制蓝印花布;普通坯布以染制纯蓝色为主。

2、脱脂:将布料直接用水漂洗2—3遍,晾干后待用。

3、刮浆:把镂空花版铺在白布上,用刮刀把防染浆剂刮入花纹空隙,漏印于布面。然后将刮有防染浆的坯布晾干。刮刀在一般用铁煅而成,手柄为木制圆型,亦有用牛角和木板做成。刮浆时用力要均匀。刮浆时接版更为重要,花型复杂时对版要准确,排版要自如。

4、染色:染色前将竹篮放入缸中间,以防所染的布沉入缸底泛起缸脚,影响染色。然后把刮上浆的布松开放在水中浸泡,直至布浸湿到浆料发软后即可下缸染色。布下缸20分钟后取出氧化、透风30分钟,并不断转动布面使其氧化均匀,根据面料的不同和气候变化可调整下缸和氧化的时间。

5、刮灰:出缸布晒干后灰碱偏重,要“吃”酸固色,清洗后,把布绷在支架上,用定制两头圆形的刮灰刀或家用菜刀倾斜45°用力适中刮去灰浆。

6、清洗、晾晒:布经刮灰后需要2--3次清洗,把残留在布面灰浆及浮色清洗干净后晾干。因受到刮浆、染色、晾晒等工艺因素的影响,蓝印花布的长度一般限定在12米以下,由染色师傅用长竹竿将湿布挑上7米高的晾晒架上,晾晒时的情景十分壮观。最后用踹布石将布滚压平整。

染布的具体工艺为:

1、配色:把蓝靛倒入小缸中,5斤蓝靛配8斤石灰10斤米酒加适量水搅拌,使蓝靛水变黄,水面上起靛沫,民间俗称“靛花”,即可倒入大缸待染。

2、看缸:旧时调色下缸由看缸师傅一人作主,一般不传外人。 每天清晨由师傅看大缸里的染色水是否成熟,用碗舀起缸中苗水,先用食指在头上轻擦一下,手指沾到油脂后,再放在碗边的苗水上,看颜色大小,如碗中水面迅速推开,缸中靛水颜色大,反之,缸中水必须经过灰酒调整,成熟后方可染色。在染坊中,灰多称缸“老”或称“紧”,使蓝靛下沉布不易上色;酒多称缸“软”或称“松”,染时浮色多易掉色,这是我在染坊学徒时听老师傅讲得最多的口头俗语。

3、下缸:缸水保持在15℃以上,一般在农历十月初生火加温,燃料为稻糠、棉(花)籽壳或木屑,它们的特点是基本没有明火,保温性能好。白天开炉加温,晚上关门封炉,直到来年3、4月份气温升高后,方可停火。刮上防染浆的坯布,须浸湿后方可下缸。布下缸须浸染充分后出缸氧化,这样反复浸染7到8次,直到颜色满意为止。

蓝印花布的种类及用途

当地蓝印花布一般分为通用花布和专用花布两个类型,通用花布又名“匹料”,供人们随意剪裁,缝制衣服被面、门帘等。专用花布又名“件料”,都印染成褥面、包袱、围裙、肚兜等特定的形状。这两类花布的花纹布局虽然都要求既实用美观又多样统一,但“匹料”是连续纹样,“件料”是适合纹样,在具体方法上又有其不尽相同之处。

匹料的花纹服从于棉布的幅宽和纸版的尺寸,当地老式木织机造的棉布,通称“土布”,大多是狭面的,幅宽约一点三市尺;民国时期,又出现少数宽面土布,幅宽约二点六市尺。印花布版民间又名“片子”,镂花部分的尺寸常见的有下列三种:窄版,宽约一点三高零点六市尺;料半版,约宽一点三高零点九市尺;方版,约宽一点三高一点三市尺。每种花版的镂花部分四周留出一至二市寸的“手压边”,以便抹防染浆剂时使花版紧贴布面。花版的宽度都在一点三市尺左右,与狭面土布幅宽相适应。印狭布时只须纵向接版;印宽布时再加横向平行或阶梯状接版。

匹料的花纹都在一张纸版范围内布局,其纹样单位可以相对地分为小花、中花和大花。每张窄版上纵向排列四行以上花纹的叫“小花布”,排列两行的“中花布”,排一行主花的叫“大花布”。小花布大多用作妇和儿童的衣料,花纹不用人物,也很少用鸟兽,以免把人物动物剪裁的支离破碎或头足倒置;中花布一般用作被面、门帘等装饰材料,花纹较少受剪裁顺倒之约束。中、小花布的图组织方法是大体相同的,都有散花、缠枝花、格子花、满地花四种形式。

专用花布是按照特定的用途设计印染出成品图案的“件料”,花纹布局服从于成品的形状、接版情况及当地人民的欣赏习惯。

现按类型介绍如下:

1、被面、被单:在各蓝印花布产区印染数量最多,被面呈长方形,分双幅(民间称“独幅被面”)、三幅(民间称“七幅头”被面)、四幅(民间称“九幅头”被面)三种,由手缝拼接而成。双幅被面仅有一块花版,三幅、四幅被面花版都只有两块,中间一块印二次,左右花板印四次。因传统生活中夫妻睡觉都是穿腿而睡,所以花纹上下、左右都是对称,其纹样形式多样,有定位设计、散花等。纹样内容丰富,主题鲜明突出,花纹多表现为吉祥顺意。如:“凤戏牡丹”、“狮子戏球”、“平升三级”、“连年有余”等。

2、包袱:包袱布一般为正方形, 用1--2块花版印染后拼接而成,纹样大多是定位设计。有大、小二种之分,小的边长在1米之内,常用于走亲戚、回娘家时包裹日用品。大号边长有1.4米左右,用于包裹换季衣物及被子等物品。在北方小号包袱也可用作包头,俗称“方巾”,有时也作为婴儿包裹布。为了便于包扎,其中一角还贴有装饰布加固并连接包装带,这样既结实又美观。花型分散花和定位设计二种,内容大多表现“平安富贵”、“吉庆有余”、“富贵满堂”等

3、帐檐:蓝印花布帐檐呈长条状, 是挂在蚊帐前面作装饰专用的。纹样结构大多分为三组,中间为主题,两边为对称或均衡,有的下方编织抽须。图案为“喜鹊登梅”、“麒麟送子”、“凤戏牡丹”等。

4、门帘:挂在内屋门上, 以示内外有别。形式多分为独幅、二幅两种,少数也有三幅短门帘。图案有主花纹、边纹构成,如“平安如意”、“吉庆平升”等。纹样吉祥,深受百姓喜爱。

5、肚兜:又称 “兜兜”、“裹肚”,近似菱形,上端两角和左右两角钉有系带,旧时用它贴身护在胸腹部。儿童用的兜肚花纹,不论是刺绣的或是印染的,都寄托着母亲为孩子祝福平安或驱邪的心愿。也有少妇带在胸前,作为护胸使用。图案由中心及边纹组成,有“二龙戏珠”、“长命百岁”,寓意儿童平安成长,大人吉祥如意等。

6、围嘴:又名“围涎”,围于婴儿颈间,使衣服不被口水或食物污染。图案多为植物,并题有文字,如“长命富贵”等。

7、枕巾:旧称“枕头护布”,呈长方形,系枕头护布,有时农家也作面巾使用。旧时枕头有“扁枕”,还有蓝印花布“方枕”,纹样由主花形及上下对称图形构成,其风格清新宜人,花布纹样有动物植物、文字等。

8、头巾:一般边长在60厘米以内,在民间常用于围扎头上,夏天防晒,冬天保暖,有时二层拼接中间加絮后也可当座垫。由于幅面较小,纹样结构比较简单,大多为梅花、葡萄、双鱼、喜庆等。

9、墙帷子:挂在靠近床或炕的墙上,遮隔墙上的灰土。横长的大构图,由中心花纹和左、上、右花边组成,左右对称。

10、坐垫:图案的组织与传统的包袱纹样大同小异。

蓝印花布纹样构成及特点

蓝印花布的纹样构成,因受到工艺的制约,所刻的花型都要受到断刀的影响,民间艺人既要考虑到花版结实耐用,又要顾及到所刻花纹的形象特征。艺人们巧妙应用了大胆而夸张的手法,以意写实,描绘大众所喜爱的吉祥如意的意境,创造出许多淳朴稚拙、丰富多彩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等形象。在纹样造型上,以蓝底白花中的点、线为主,有时用纯点构成纹样。在白底蓝花中,一般点、线、面交错组合,纹样大都是粗犷有力,其造型富有幻想,很多还保留了原始艺术的痕迹。它的纹样组合,粗而不呆板,多而不繁琐,给人以蓝白美的享受。蓝印花布纹样的点,不仅有吉祥、多子多孙的意思,而且密集起来能当作虚线、虚面,它的线笔断意连,富有方向感,对变化、动静的表现较为强烈。

艺人们在长期的实践中,利用它的曲直、粗细、长短等变化,并结合不同的物象特征,灵活运用,恰到好处地表现物象质感、结构感等。无论是风景、人物、动植物等都可以利用点、如菊花瓣、牡丹瓣、梅花瓣等等。它是把自然进行高度的提炼、概括,把自然形象规律化,通过加工整理,使花纹反映自然,但又不受自然的束缚。蓝印花布图案的构成,一般都是以折枝散花、团花、花草动物,采用二方和四方连续及单独纹样;对于被面、包袱、方巾等则采用框式结构与中心纹样组合的形式进行定位设计。

蓝印花布的纹样题材和内容上,一般以植物花卉和动物纹样为主,也有简洁的几何图形。以几何学的点、线为基本元素,采用自然现象中不同形体,如日月形、波浪形、回旋形,并应用生活中常见的鱼鳞、蛇皮及手工编织纹,以变化的手法组成多种几何纹样。这种形象生动、结构简洁的形体纹样,是劳动人民长期生活的积累和智慧的结晶。在蓝印图案中,植物是图案创作应用最广的一种。蓝印植物花卉形象优美,风格独特,含有吉祥之意。在纹样设计中,根据不同的要求,抓住植物的特性,以刀代笔,刻画出丰富多彩的梅兰竹菊、牡丹葫芦、莲花葡萄、三多图(仙桃、石榴、佛手),还有植物动物组合纹样,如松鹤延年、鸳鸯戏荷、喜鹊登梅、蝴蝶兰花、凤戏牡丹、松鼠葡萄等。在蓝印纹样中的动物图案也深受百姓喜爱,如龙凤呈祥、鹤鹿同春、连年有余等。在被面包袱纹样的构成中,以适合纹样为中心,以单独纹样为主花型,形象生动地穿插人物造型,以及各种花草图案、边角纹样组成一幅上下对称、左右均衡的图形,如麒麟送子、连升三级、喜庆有余、五福捧寿、福在眼前、喜上眉梢等。这些图案有不少以谐音和隐喻来表达人民群众的美好愿望,激励人们积极向上的生活心态。

如果说纺织业是当时物质文明的话,那蓝印花布纹样就是象征精神上一种文明。这些图案内容,大都在民间长期流传,表达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体现他们的审美需求,多为广大农民所熟悉和喜爱,特别能在他们思想感情上唤起共鸣。蓝印民间艺人,一般都来自普通的群众,虽未经过专业训练,但他们在作坊中相互切磋,对民众的愿望是了解的,对作坊是热爱的。因此在作品上没有一点哀怨、悲观的灰色调子,如“狮子滚绣球”、“鲤鱼跳龙门”等主流图纹都是健康、朴实的。蓝印花布不仅是农家日用品,更是他们的精神寄托。虽然他们当时处于社会较低地位,大多数不识字,但依旧对生活充满信心和希望,向往着美好姻缘、多子多福、福寿双寿,把一生美好的愿望都通过这蓝印花布上的纹样传递表达出来。


标签:纹样  印花布  花布  民间  染坊  

Copyright © 2023 菏泽生活网 邮箱:hheze@qq.com

  鲁公安备;37172402000415  鲁ICP备2023017474号